游戏资讯-房产资讯-化工资讯 -数码资讯-故事会 -五金资讯 -养生资讯-宠物资讯-美食资讯-女性话题 -读书心得-更多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资讯 >> 正文

“4+7”跟不跟?34万医保药店群龙无首,谁是“带头大哥”?

2020-08-01 05:27:43  来源:澳满生活网  

【编者按】既然4+7势不可挡,与其被动接受,不如主动出击,尽管前期可能损失一些利益,但打出了“声量”,“赔本赚了吆喝”。同时,在后方加快与上游厂家和政府集采平台的洽谈与沟通,争取拿到更低的进货价,或是设计出更好的增值服务,减少、弥补前期的亏损。

本文发于搜药,作者为方子熊,经亿欧大健康编辑,供行业人士参考。


在2019年的政策中,绝对占据着C位,对全行业的影响之大可谓空前。对于来讲,挤掉水分的药价直接冲击到药店的客流,得不到中标产品、药店与医院药品严重倒挂,原已培养好的客户又回流到了医院。

不过,留给药店抉择的时间并不多了。有消息传出,新一轮带量采购正在酝酿,品种即将扩增,或纳入35个品种涉及61个品规总计190个药品。

但是,与紧迫的形式相反,药店纳入集采的工作却不是很顺利。行业多抱审慎观望之态,大有期盼“带头大哥”横空出世的味道。

那么,这个“带头大哥”究竟会不会出现?

带量采购加速推进

带量采购又要扩增了。

据相关媒体报道,12月19日,上海组织召开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工作会议的日程流出,会议介绍了4+7试点和扩围情况,以及讨论会签新一轮集中采购文件。

业界推测,新一轮带量采购最早或于12月25日前后启动,最迟不会超过1月20日,35个品种入围,涉及61个品规,190个药品。

而这据上一轮带量采购仅过去了3个半月。

2019年9月1日,上海阳光医药采购网发布《联盟地区药品集中采购文件》,第二轮带量采购正式启动。9月24日,拟中选结果正式公布,产生拟中选企业45家,拟中选产品60个,与联盟地区2018年最低采购价相比,拟中选价平均降幅59%;与“4+7”试点中选价格水平相比,平均降幅25%。

而第一轮带量采购,则是发生在2018年底,距离第二轮带量采购相隔了近10个月。

11月20日,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会议指出,推进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是深化医改的重要内容,为降低“虚高”药价、减轻群众负担发挥了积极作用。会议要求进一步推进这项工作。

可以预测的是,随着带量采购不断总结经验,政策措施不断完善,带量采购推进速度必然加快,造成的影响面也将不断扩散,在这势不可挡的大潮前,药企还是及早谋划的好。

“4+7”影响在药店蔓延

带量采购的影响已深入药店。

自第一轮起,带量采购引起的药价“跳水”就冲击到了药店,得不到中标产品、药店与医院药品严重倒挂,原本培养好的客户就又回流到了医院。甚至在一些地区,药店不得不把药品的进货发票贴在店里的显眼位置,向顾客解释,挽留顾客。

而影响更为深远的还在于医保支付价的调整。

前不久,南京调整医保支付价,定点药店开始执行“4+7”,也就是说所有定点药店的价格都要全部调整,实现与医院“同药同价”,而超过的金额,将由客户自行支付。

这也让药店陷入了两难。如果在医保支付价的标准上适当提价(政策允许),提高的部分由客户自行支付,这仍会导致客户的流失;但如果同医院一样实现“零差率”销售,如果不解决供货渠道、成本核算问题,卖一盒药可能还要赔钱。

为了避免这种情况,一些药店不得不对带量采购品种作下架处理,用其他品种替代。这也就是为什么很多中标药品在药店就消失了。

药品带量采购下,药店“着急了”

面对带量采购带来的影响,行业的一些头部药店开始做出抉择。

12月,漱玉平民、西安怡康、老百姓相继宣布,各自门店均将执行4+7采购中标价,做到与医院同品同价。此外,老百姓和西安怡康还将继续同中选品种相关企业进行洽谈。

12月18日,益丰大药房官微发布通知承诺,如果消费者在2公里内益丰以外的其他市场机构,购买了低于该店零售价或会员价的同厂同规格药品。一经核实,益丰将按药品的最小销售单位差价3倍返还。

这是带量采购开展近1年之后,药品零售行业做出的最正面的回应,但其中缘由可能只有当事企业最清楚。作为外部观众,搜药判断,这些用于跟进的药企或许是出于无奈,也或许是勇于出击。

搜药认为,感受4+7影响最深的,不应该是街上的夫妻小店,也不是地方小有名气的小中型连锁,反而是规模越大、门店越多的大中型连锁,对带量采购更为敏感。对于这类连锁来说,无论是多小的问题,乘以门店的体量,均可能“亚历山大”,更不要说号称推动行业洗牌的带量采购了。

于是乎,与其等着医院降价吸引药店的客流,不如率先降价,稳住自己的客流,甚至还能吸引去医院买药的客流。在这个流量为王的时代,一旦客户进店,就会产生无限可能。

还有一种可能,既然4+7势不可挡,与其被动接受,不如主动出击,尽管前期可能损失一些利益,但打出了“声量”,“赔本赚了吆喝”。同时,在后方加快与上游厂家和政府集采平台的洽谈与沟通,争取拿到更低的进货价,或是设计出更好的增值服务,减少、弥补前期的亏损。

总的来说,这是药店第一次大范围对带量采购的正面回应。与带量采购初期某连锁提到的“带量采购对公司影响有限”的话语相比,如今药店的回应中还是嗅到了一丝紧迫的味道。

谁是带头大哥?

也许有人会问,不是鼓励定点药店加入带量采购吗,为什么还会有连锁着急呢?

没错,在第二轮带量采购结束之后,确实有文件表明,鼓励医保定点社会办医疗机构、医保定点零售药店自愿参加。

但从上文提到的几家连锁的相关报道中我们发现,除了漱玉平民表示山东省社会资源管理中心把民营医院和连锁药店纳入招标的范围内,通过这个平台,企业可以拿到原先拿不到的产品,而老百姓和西安怡康却称“将继续同中选品种相关企业进行洽谈”。

这是不是可以理解为,老百姓和西安怡康的药价,可能是自己同药企谈的呢?

这也或许解释了,为什么将定点药店纳入带量采购这么难。对于医疗机构,无论是公立还是民营,在卫健部门的带领下,整体效率很高,该报量的时候报量,该执行的时候执行,推进速度非常快,但反观药品零售行业,却是缺乏一个强有力的“带头大哥”。

而这个“带头大哥”对中小型连锁的作用尤其重要。大型连锁因为体量较大,门店数量较多,容易形成数量,与企业谈判具有一定的话语权,但是对于中小药店来说,散、小的格局对参与带量采购是个致命的“缺陷”,更需要“带头大哥”牵头组织。

搜药认为,由头部企业牵头,一省或跨区域的药店组成集采联盟,“抱团”带量,无论是委托药品集采平台议价还是直接与药厂议价,都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无论如何,随着国家带量采购的不断推进,供药店抉择的时间越来越短了。医保局一再出牌,药店是跟还是不跟呢?而这个“带头大哥”又会是谁呢?